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阳光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阳光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0|回复: 0

【经典活动】喀纳斯穿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8 07: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喀纳斯位于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中段,自然生态景观和人文景观始终保持着原始风貌,被誉为人间净土,东方的阿尔卑斯,喀纳斯穿越被认定为中国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2007年的9月,阳光户外十人团队千里迢迢远征新疆,徒步的过程,队员们领略了北疆的异域风情,感受着图瓦人的民风民情,本次活动之后,阳光人的足迹开始出现在全国各大经典徒步路线上。喀纳斯穿越活动领队:清白。



相关文章

10.1新疆喀纳斯徒步训练计划
(文/我们是清白的)

10.1期间准备去新疆喀纳斯西线徒步,为此做训练计划如下:
一:保持每周三次麒麟山快爬,东大桥到山顶(走水泥大路)55分钟之内。
二:每周扎营训练一次,保持器材装备的良好完整,保持在各种天气环境下熟练使用装备的能力。三:参加150公里公路重装徒步。练习平地连续行走的技巧,积累经验。
四:上肢、胸腹肌肉力量的练习,每周三次。
五:少喝酒,保持身体的健康。
希望参加人员本着对自己负责,对团队负责的精神,认真训练,9月选取时间进行体能测验,体能不合格的拒绝参加!


天堂之西----哈那斯穿越手记
(文/我们是清白的)

那年去西藏的路上,认识了台湾来的老许,他刚从喀纳斯回来,一路向我赞叹,那也是我头一次听到“天堂很远,喀纳斯很近”这样煽情的话,忍不住就在拉萨查了资料,大概记得联合国官员说喀纳斯:----证明了人类曾经美好的栖息。那个时候我还有一颗年轻的心,就想从新藏线流浪下去,但一直没有等到顺路车,只好回到现实中,回到东北的阳光地带做我的衙役。
一念即起,再难平息,去年的时候交了定金,想和小羊户外的一起走,但意外受伤,一切都停下来。今年流星转发了个帖子,又有风跟了大量的图片,搞的我心痒难忍,就发了个新疆的帖子,其实到走之前的两天,我还不知道这七、八千的旅费在哪里?
还是那句话,既有钱又有时间是永远不可能的,路上的事情路上解决,几个好朋友凑了个10人的小团队,出发,一登上车,心情就完全的放松了,只问我去哪里,别问我现实的事----哈哈,我已经进入喀纳斯状态了。
朝阳----北京:550公里;北京----乌鲁木齐:3720公里;乌鲁木齐----布尔津:720公里。当这些公里都过去了,终于可以在布尔津的小羊驿站的大厅里听唐朝拨弄那把悠闲的吉他,有一天的半的空闲时间,五彩滩过后其他人都去禾木了,只有大奇、唐朝我们三个留下来找向导,这个时候夏尔巴领队出现了,五短身材,很结实干练的样子,试探了他几次,大奇概括:夏尔巴,狡猾的大大的!其实狡猾也好,憨厚也好,出去玩哪有不花钱的,只是多少而已。于是大奇发挥商业谈判的头脑,在著名的布尔津河堤夜市和夏尔巴一场智斗,气氛是祥和的,有淳朴的哈萨客汉子唱牧歌,但斗争是残酷的:斗争的结果是清白大醉,在小羊的大厅里看所有穿冲锋衣的都是美女。唐朝大怒,要打夏尔巴。大奇大乐,老江湖遇到老江湖了。
第二天醒了酒,心里有底了,在布尔津乱逛,这个小城就是因为喀纳斯而迅速发展起来的,一切都是新的,干净而美丽,两万人的小城市,每天涌入一万多游客,红林大侠语录:中国有冲锋衣的肯定都会来的。满街望过去,姹紫嫣红,各个品牌的冲锋衣十分齐全。
下午去禾木的人回来了,个个兴奋的嗷嗷叫,我不禁心里嫉妒:都是农村孩咋的,咋就象没见过大世面的呢!去个禾木漂亮的睡不着,到了喀纳斯还不得晕过去啊,所有相机一律拒绝观看,坚决不给机会!哈哈。
更为失败的是由于本领队没去,白开水早早的就站了个照相的地方,准备拍禾木著名的晨雾,结果发现后面N多的专业、超专业机器对准他的秃头,使他成为了一道严重影响风景的那什么线,据说也没好意思掏他的那个MP3照相机(三星蓝调),哈哈,仅仅是据说(六个人说的),大家不要当真!
听红林讲禾木传闻,白菜炒木耳要128元一盘,据说木耳是野生的,我想除非白菜也是野生的才值这个价,不禁心惊,反正要雇救援马,马闲着也是闲着,就跑到农贸市场里,买了两麻袋的青菜和调料,打车两元拉回来,当即吃了一个新疆白萝卜,那个甜啊,都怀疑不是萝卜。新疆这个地方真是怪,葡萄甜的要命,连萝卜也甜的要命。
十月一日早晨,正式出发,我们单独一辆车,装备堆的满满的,所有的人要从座位上翻过去才能出入。车一出发,那个哈萨克司机就和夏尔巴嘀嘀咕咕,不禁心头很有压力,担心被他们骗了,所以开始用完全不信任的态度对待司机。客车开出去,很快到了五彩滩,后车都下去拍照,我们才知道昨天完全没必要单独花钱来这里,是顺路的事。而这个夏尔巴根本不告诉我们,害得每人多花了20元车费。又开始对夏尔巴不信任了!
看来这一路,肯定是与天斗、与人斗两大乐趣了。很快到了哈巴河县城,司机收了身份证复印件,唐朝和开水跟着,到边防大队盖了章,就算是边防证了。另一辆车要去白沙湖,听司机说离县城140公里,非常不好走。但我在小羊驿站的时候听说白沙湖在中俄边界的友谊峰下,完全没有开发,非常漂亮,心中向往:那个地方是不是象香妃出生的玉湖一样?乱想着车就下了公路,一时间尘土飞扬,进入了莽莽的戈壁滩。地上是极干燥的土石结合物,很远很远有一蓬骆驼刺或者葡地柏,上面也是落满了灰土,一副苦苦挣扎的感觉。不时有哈萨克人骑马走过,那高鼻鹰眼,让人误以为到了俄罗斯。
大家在车上互相提醒,不能睡觉,怕睡着后猛烈的颠簸把人弄伤。每个人都骑马一样的半蹲半坐,随着车体来回晃动。晃了三、四个小时,终于看到树了,下面有个图瓦的小村落,很漂亮的小木屋在金色的白桦林映衬下,显的宁静安详。哈萨克司机又开始打电话,用哈语大说了一通,告诉我们前面到铁列客检查站,要买票。车停在一个古老的木桥前,大家下车把边防证交给一个边防战士,里面的人要求买票,司机说10个人600,被流星当即揭穿,团体票每个人才48元。司机很不高兴,用哈语和检查站的人翻了半天,大家在河边照相,静姐带了很多记者证,要求免票,结果被管理员识破了,开水拿钱贿赂他,也惨遭拒绝,只好静姐、大奇我们三个进屋道歉,又补了票,才狼狈的逃出来。出来的时候那个管理说早就知道你们10个人,等那么半天了。我当时严重怀疑夏尔巴和司机捣鬼,只是也没办法,继续走吧!
过了铁列克,路边的风景好起来,出现了连绵的牧场,最后汽车开上了一段平整的公路,大家在颠簸了四个小时后,感觉平路是如此的幸福,车一拐弯,路边有一块大石头上刻着:西北第一村:白哈巴。从这里望下去,蓝天下雪峰晶莹,大片金黄的白桦林掩映着图瓦的木屋,一副世外桃源的宁静。车直接开到了团结旅社,卸完车司机要我们跟他去买票,他解释了半天,我也没弄明白我还没有进景区为什么要提前买票,反正我们是不信任他,他说什么我们都不掏钱。最后他气得走了,又回来,留了个电话,要我们用车找他。旅社老板是个哈萨克大姐,很有文化的样子,能写很复杂的维文,人非常不错,告诉我们夏尔巴在这定了40个床位,每个回扣20元,我们赶紧说我们自己算帐,把夏尔巴的回扣给免了。
在旅社里吃了大盘鸡,拎了相机出来,村里的土路上,有几个游客在选马,一个很帅的男的马术很好,在土路上来回纵马奔驰,看来骑马真是一种享受啊!走到村头的高地上,拍照,闲走,风景如画,人在画中慢慢的享受。新疆和内地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八点多的时候落日如金,把本就金黄的白桦染得如火一般热烈,老周我们兴奋的抓拍,基本不用看,四面照过去都是美丽的风景,大家不停的重复老周的话:等光、等光!太阳一落,温度立刻下降,我的肋骨有伤,开始发烧,在木屋里抖成一团,睡袋上盖了被子,还是发抖,吃了点药,睡着又惊醒,梦到走不过去的沼泽,听到自己的梦话,半夜起来,月光带着淡淡的哀愁落在雪山上,思维不可遏制的陷如那个古老的命题: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十月二日早晨起来,打点行囊和夏尔巴出发,他叫我们跟另一个队伍走,我们当即怀疑他不知道路,又是一番讨价还价,他才不情愿的让我们跟着,告别美丽的白哈巴,路上的队伍络绎不绝,有2、3百人之多,有个一只眼的马夫告诉我北面的山就是边境线,过去就是哈萨克斯坦,我对这个没有感觉,边界都是人制定的,心无疆,地就无界。穿过一条小山沟,就开始爬山,对面牧马的哈萨克看到我们花花绿绿的行装,幸福的喊起来,流星开始大唱山歌撩拨年轻的哈萨克,马夫给我们翻译,对面的哈萨克意思要美女留下给他做老婆,他会给你马匹之类的,隔着山沟大家乱喊,没想到那个哈萨克兴奋了,骑了一个没鞍子的马要过山来抢个美女做老婆,大家赶紧闭嘴,加快脚步走过危险地段。翻过山,看到广大的牧场上昨天试马的那个帅哥,估计是北京的什么马术俱乐部的教练,正在教两个女孩骑马,策马扬鞭,身姿潇洒,还有如此好的马术,真是让人看呆了。而那些哈萨克一脸的不服气。马术教练一直在半站在马镫上,英姿勃发,拉马的哈萨克都是偏坐在马鞍上,歪着肩膀前后看,姿态不好,但是很实用。
一路就是牧场,松林,风景广阔雄壮,我们陆续的追上其他的队伍,到下午5、6点钟就到了第一营地,在山谷里,原来是个牧业的点,一条大河在营地边流过,还有牧民搭帐篷的痕迹,我们先到的,占了最好的位置,把夏尔巴他们挤到下游去了。大家搭帐篷的时候,我又开始发烧,浑身抖的厉害,什么活也干不了,帐篷一搭完,我马上钻进去躺下,吃感冒药和消炎药,流星和静静的帐篷搭在我对门,告诉我要是冷,就爬过来到他们帐篷里,他们两的睡袋都是-40度的羽绒。
静静初到户外,还有很多跟旅行社的习惯,一路上公共事情什么都不干,什么打包、装马、打水、做饭的一概不理,终于引的洪林发火。我在帐篷里迷迷糊糊的,风越来越大,听说这地方有狗熊出没,心里还是担心,越睡越冷,想起来跑步取暖,撩开帐门,外面竟然下雪了。有气无力的喊大家起来把公共物品收进帐篷,都不愿意出来,只有静静因为洪林发火,着急表现,窜出帐篷把两个超级大的麻袋里的公共物品弄到我的帐篷外帐里保护起来,我的帐篷满是蔬菜、牛肉和水果,不过也稳定和温暖点了。干完所有的活,静静意犹未尽,问大家还有什么活,一副要立功赎罪的劲头。进到帐篷里,这个精力旺盛的女人开始折磨流星,不停的唠嗑,我十点多睡着时听得最多的的一句话是:闭嘴,睡觉。
半夜温暖的醒过来,外面静悄悄的,帐篷里蔬菜的味道让人心安。打开头灯,发现帐篷低了很多,用脚去顶,哗啦的一下,帐篷弹起来,原来雪下大了,把帐篷压的快要倒了。赶紧招呼大家醒醒,所有人开始踢帐篷,静静又兴奋的窜出来,挨个把所有的帐篷清理一遍。我不敢再睡,怕雪把帐篷埋上后窒息,隔一段就喊大家清理帐篷。心里盘算着,看来这个徒步要失败了,这么大的雪,前方有什么样的路?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10月3日早晨天亮了,谁都不起床,有人问:还走了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也没有答案。这时候夏尔巴过来了,大喊大叫的说:你们真幸运,百年不遇的大雪被你们遇到了,太美了,准备出发了。他这么一说,我立刻理清了思路,来了信心,钻出帐篷,天地间一片白茫茫,远处高大的雪松象圣诞树一样美丽。真是人间仙境啊。留下洪林骑马带公共物资,大家出发,这时候看出装备的重要性了,这个队伍除静静外,全部是防水鞋、雪套,大雪丝毫没影响速度。其他的队伍有往回走的,前进的也不背包了,把包都放在马上。静静的鞋进了雪水,她天才的用胶带把全部鞋包上,一直缠到膝盖,因为脚踝动不了,走路就象个小木偶一样,手杖不拄,拖着,走的也不快,你一坐下休息,她就超过你,你再超过她,过一会她又上来了。而且一路都在听她说话,精力真是超级旺盛。路上很少见牧民了,我拿GPS一看,发现我们离喀纳斯湖很近,按照轨迹,我们其实在绕着湖头走,这个线路实在是人工找出来的绕行路。如果不能体会路上的风景,那到目的地估计也没什么更好的了。一路上都是草原和巨大的雪杉林,有很多骑马的队伍,看起来狼狈不堪,路上的雪杉一碰就掉雪,灌的头脸都是雪,骑马又冷,都冻得哆哆嗦嗦。低的地方雪开始化了,有冰,马匹不时摔倒,弄得骑马的人浑身都是泥。在草原上又看到那个帅哥马术教练,还是那么精神,马靴擦的铮亮,披着一个黑色的长斗篷,把所有美女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搞的我们一点面子都没有。夏尔巴带的队伍有个女生带个小音箱,放的都是新疆的歌,我就跟在她身后走,雪山、草场、骑士、音乐,满满的异域风情,虽然风雪交加,但内心快乐无比。
中午走出松林,一路泥泞的下坡,山下有一道铁丝网,夏尔巴说这就是那仁牧场,在泥泞中站稳了看,果然名不虚传,远处是雪山,近处是黄绿相间的美丽草场,中间有条大河流过,河水清澈,舀起来就可以喝,甜甜的,没有一丝污染。沿河而行,又开始下雪,雪粒劈头盖脸的下来,气温降的很低,身上所有的带子都冻上了冰碴,走过一个美丽的木桥,桥边有最后的牧民在搬迁,我们在一堆牧民留下的篝火旁休息,有一对天津的小夫妻也过来烤火,户外让人放松,不认识的人,也互相传递食物,分吃各自带的食品。下午开始爬山,山势平缓,但是雪很深,几个队伍的一百左右人都凑到了一起,走过一片大雪杉林的时候,在杉树下向上看,翠绿的杉树和洁白的积雪,让人想起童话里的糖果小屋和红眼的巫婆传说,心情激荡,等队伍过去,就在雪地里脱了衣服,赤身裸体的奔跑,都被白开水照下来,就有了后来的什么都小的传说。我们一直走在队伍的前面,路上遇到了新疆喀什的大米组织的队伍,他们是完全自助的,一路唠过去,发现这条线路纯粹是小羊军团炒作出来的,是户外俱乐部靠路线资源转为商业化的标准模式,大米他们好像是一群远古的浪漫侠士,还沉浸在对商业化的痛恨中。穿过一大片沼泽,只能踩着沼泽中冻住的一墩墩草根走过去,稍微偏一点,就掉到泥里去,疲累要死。大米他们突然停下来,说前面有检查站,他们要等夜里偷偷过去。我们来的时候有夏尔巴的保证,所以大胆的走过去,山口里一个尖顶的木屋,几匹马。我想在雪杉下露营,刚把东西掏出来,几个哥萨克就骑马过来,乱七八糟的围着我意思不让露营,要防火。我看到木屋检查站的院子里有大堆的篝火,想到院子里也不错。进去问,房间已经住满了,大通铺每人50元,一个胖子哈萨克好像是站长,我要求露营,他坚决不同意,说有野兽、要防火,必须到木屋的二层堆杂物的地方搭帐篷。我爬上去看看,都是土,很脏,下来告诉他给他钱,但是我不住,结果他非常生气,哈萨克语和汉语混着说,意思这里没有别人,他说了算,沼泽里死几个人都没有人知道什么的。威胁的我冒火,我就和他要发票,结果他大怒,说住楼顶也要100元,这个时候夏尔巴匆忙的赶过来,拉着这个站长到一边说话,回来告诉我必须住楼顶,这地方人野蛮等等,我想野蛮还野蛮过东北人了?结果夏尔巴报的价让我确认他是在蒙我,每人要120元。这时候大米的队伍也被这个管理站的几个哥萨克押过来,我们一起到楼顶搭帐篷。搭好帐篷我又开始发烧,简单的吃了点就躺着,心里对夏尔巴和小羊军团满是仇视,楼下的人围着火堆唱歌,哥萨克唱歌都是好手,大家嗷嗷的起哄。白开水终于忍不住了,下楼唱了一首摇滚歌曲,然后大家就散了,我在楼上忍不住问:水哥,你唱的是什么歌啊?他骄傲的说:北方的狼啊,你没听过?我就感觉心哐当一下,震撼到了极点,原来北方的狼还可以这么唱,这已经不是跑调的问题,而是彻底的原创。我当时正在发烧,烧的有幻觉,感觉很多的疑问一下子涌上心头:难度我还活着?难度可以这样唱北方的狼?难道在悠扬的哥萨克面前可以这么跑调?头脑中一片混乱的睡着了。
10月4日早早起来,去找哈萨克,准备早些出发,那些哈萨克嘟嘟囔囔的说马太累了,还没有吃草等,我想牧人心疼马匹,也是正常,就回到房顶上继续做饭做热水,收拾所有的装备,在全是冰的梯子上上下搬运,大家都去洗脸游荡,只有唐朝和我干活,这个愤青又在恨恨的骂:大哥也就是你领队,要不我伺候过谁啊?我急忙叫他少说几句,很多队员都是初次远行,没有体会过这种AA制的户外活动,再说也非常累,偷点懒也正常。到早晨10点多,哥萨克们终于抓回了马匹,洪林留下装装备,然后骑马绕道追我们。我们因为昨天太累了,很多人开始不背包,我还是执拗的坚持阿尔卑斯式的行走方式:不论什么情况发生,我都和我的背包在一起。其实这条路的条件,完全没必要这样,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养成良好的户外习惯,也希望我的队员养成阿尔卑斯式的无后援户外习惯。路上大家纷纷放弃背包,只有姐夫、白开水我们三个背包。就想起一个朋友的经历,他一次偷懒,把背包放在过路的驴车上,走着走着,驴车不知所踪,结果接下来的两天基本靠别人救济生活,大家给他总结:一世驴名,毁于一车。
在半融化的雪地里不停的跨越小溪,很多倒掉腐烂的大树横卧在小路上,需要爬过去,在检查站出来一个小时,走的有点累,各个队伍都混在一起,从雪杉林里钻出来,突然有个大湖在身边出现,湖水平静的真如同一面镜子一样,湖中影着雪山松林的倒影,大家屏住呼吸,感受被美景震撼的眩晕。这纯美的风景,如同小女儿熟睡中细滑的小脸,让人感觉安逸的满足。大家都在这里静静的拍照,我问夏尔巴,这是喀纳斯湖吗?夏尔巴回答说:还远着呢,喀纳斯比这美101倍。看着他狡猾的笑,在这美景中,感觉也有点可爱了。
离开小湖,前面又有一个静美的湖,大家慢慢的走,慢慢的享受,雪化的更快了,路上基本是泥泞,有马群在路上跑过,越走越宽阔,终于走到另一个草原上,有图瓦人的木屋。这里的马都自由自在的奔跑嬉戏,各个膘肥体壮,在内地见的马都在做重劳役,这里的马简直就是在天堂里了。洪林在另一条路上押着装备追上我们,他的长发和大胡子,看起来非常的豪迈,如果不是穿着冲锋衣,和那些哈萨克没什么区别。
过了村子夏尔巴叫大家休息,洪林和老周去图瓦人家喝奶茶去了,我在松树下用炉头烧水吃馕,流星买的油炸馕非常好吃,我买的普通馕冻的很硬,根本吃不了。铺了防潮垫在阳光下躺着,空气清冷,弥漫着松树的松香,地下是厚厚的松针,软绵绵的,半睡半醒的在这雪山之下、草场之上、松风之中,只想尽情延长这时光,但是前队已经出发,也收拾了东西走。翻过一个小山,听到前面嗷嗷的乱喊,在山坡上急冲而下,不禁也兴奋的大喊起来。喀纳斯翠蓝的湖头,在坡下展开,一路的疲劳和琐碎,全都烟消云散,和所有的人拥抱,这么美丽的地方,如果不来,真是人生的遗憾啊。
在喀纳斯湖头流连一会,夏尔巴就催促大家上路,说还有很远的路,重新上山,随着高度的上升,雪越来越深,走起来很吃力,我的背包有30多斤,一路上坡,心中后悔自己太装了,这么走真是累啊,不过马队上来,洪林叫我卸包,我还是装出轻松的样子拒绝了,人真是一种古怪的动物。走到下午4点多种,夏尔巴要求扎营,问他还有多远,他说明天还得走一天。今天早点休息,否则明天艰苦走不下来。我们抢占了一个牧民的夏季放牧点,原木的篱笆,整根原木钉的木头窝棚,屋里有木棍搭的大炕,那炕搭的高低不平,一下子让我想起个词:窜高伏低。卸了马,哈萨克就牵马找草去了,看到远处的哈萨克马夫在雪地里点上了篝火,我们也拆木篱笆堆一堆,用炉头在中间烧,很快火轰然燃起,我们又有点害怕,怕把树林点着,用线锯把最近的两棵小树锯倒,防止火势蔓延,大家围坐,只有明天一天了,腐败物资还有好多,大家喝茶、在篝火上烤馕、烤牛肉,吃冻黄瓜。夏尔巴也挤过来吃喝,他带的那个队伍都是初次户外的,有的帐篷都不会搭,十几个人站在下面的雪地里束手无策,我真的看不过眼,撵夏尔巴下去组织扎营,他不情愿的走了,却不去管队员,跑到哈萨克的篝火旁烤火去了。我和唐朝下去打水,天已经黑了,弄了半天,发现打上来的水里有小虫子一样的脏东西,没敢喝,开始化雪水,天津来的小夫妻也来烤火,大家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喝酒喝茶,四面雪野,篝火雄雄,前面烤的火热,背后冰凉,不过大家谁也不睡觉,在篝火边闹到半夜。才在牧民遗弃的高低不平的架子上挤着睡了。
10月5日很晚才起来,等大家都出发了,洪林脱了衣服在雪地里裸奔照相,我拍照的时候忽然发现远处天津的小夫妇端着大炮一样的相机,估计都被他们拍去了。夏尔巴
在后面收队,所有人都慢慢的爬山,我和洪林一路超越,一个小时就登到山顶上了,一看下面就是公路。原来夏尔巴领队是按天收费的,所以他要大家昨天早早扎营。
下了山,到公路边上就被巡逻的林业公安截住了,挨个问是不是我们昨天生火了,我告诉洪林带人先走,我和夏尔巴在后面对付,坚决撒谎说昨天没人生篝火。那些林业公安直接识破我们的谎言,告诉我们昨天在卫星上发现7个起火点。肯定这批人都生火了。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先进,还有卫星?被罚买了几张票,我又对夏尔巴撒气:说你们小羊军团好使,一路没看到好使的地方。夏尔巴和那几个林业公安提了好几个人名,人家都说确实认识,但没提前打招呼,不好使。其实想一想,小羊军团是新疆最大的户外俱乐部了,如果小羊的队伍都不收费,那景区的收入得少多少啊。况且和路上的其他队伍交流,感觉新疆本地人是不和小羊俱乐部玩的,都是有自己的俱乐部。小羊靠炒作喀纳斯线路,成功的商业化,全国的人都奔小羊来,他的客源足够多,他也不在乎得罪顾客,反正很少有人一生两次穿越这条线路的。
在公路上走过去,发现大米的队伍在河沟里偷越也被抓到了,还是被补了票,我心里也平衡了不少,走过一座大木桥,进入了喀纳斯风景区,景色一流,不过太多人工的痕迹,拍了些到此一游的照片,老了好吹给外孙子听。
离开喀纳斯一个多月了,想起喀纳斯的美丽,是自然造化的奇妙。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让我知道了,还有和喀纳斯一样美妙的世界。


秋日喀纳斯的沉醉
(文/潺潺)

轻轻的,我回来了。
无语在自己带回来的影像里,曾经以为是幻化的美,如今不但已身临其境过,而且又由境里走了出来……于是,无言在好一段归来的日子里。秋日喀纳斯的大气、震撼而又宁静的美,要人不由得不沉默,不由得不沉思,沉思在无边无际的回忆里。虽然回来只是数天,但看到照片上融化在喀纳斯里的自己,恍若隔世!
由友人帮忙做了一个视频相册,特意要求人家配了那首艾尔肯的《茶花姑娘》,欢快而深情的节奏里,是我对美丽的喀纳斯绵延不断的沉醉,更是我对那片悠然而淡定的乐土的无尽思念。
北京至乌鲁木齐车上的长睫毛的阿里亚妹妹,教我骑马并驰骋起来的有着湖水般眼睛的阿额克斯,马队里有着动人歌喉的雪苏融,任劳任怨而寡言的图佤族小木屋里的弟弟巴音…… 虽然每一个名字都是我通过谐音写出来的,但他们的面孔就如他们的名字一样独特而质朴,让人怀念和难忘。
我不但沉醉在西域美丽的景色里,更沉醉在与西域人同样质朴的的西域歌声中,简洁的曲调,坦荡无暇的歌词,《红雪莲》、《欢快的跳吧》、《美丽的二道桥》、《茶花姑娘》…… 每首歌都让人忍不住想跳起来,轻松地跳起来,即使是忧伤的《红雪莲》,也唱得抒情而舒展,没有一点沉重,这就是无边无际无垠下的西域风情!不管谁去,都会沉醉的。
我依然醉着......




精选图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阳光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阳光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阳光户外论坛  

GMT+8, 2017-11-24 09:44 , Processed in 1.3437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